新聞動態
信息化正在為醫療服務升級
2011-04-06 10:36:54

      現在,每一個來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盛京醫院住院的病人都必須戴上一條腕帶。乍一看,腕帶上只有簡單的患者姓名、性別和年齡信息。然而,在看似毫不起眼的二維編碼里,還記錄著看不見的重要內容——病人的入院時間、疾病信息和生命體征等。腕帶是住院患者電子病歷的起點,也是整個醫院信息化的縮影。盛京醫院黨委書記王大南說:“在我們身邊,由一場信息革命帶來的巨大變化正在發生。”

  “電子醫療”的醫患體驗 

  11月11日上午,在盛京醫院住院的李阿姨剛剛做完胸主動脈瘤切除手術。下午1時多,胸外科責任護士高麗敏去病房巡視。與李阿姨寒暄之后,她用手中的掌上電腦對準李阿姨手腕上的腕帶掃了一下,機器發出“嘀”的一聲,接著顯示出李阿姨的身份信息。核實后,高麗敏為李阿姨測量體溫,并將結果錄入手中的電腦。

  在病房外的醫生辦公室,胸外科護士長王微正坐在電腦旁查看李阿姨的病情信息。她點開“體溫單”一項,電腦中出現了李阿姨從入院開始到幾秒鐘前高麗敏剛剛為她測量的所有體溫值,并自動生成體溫曲線,體溫的變化一目了然。

  在盛京醫院院長郭啟勇眼中,診療信息的電子化對患者最大的意義在于使診療過程變得可回溯。“過去,病人的醫療文書、膠片、記錄都是紙質的,病人每來醫院就診一次,我們就把這一次的資料封存起來,每一次疾病過程都是單獨的。”郭啟勇說,診療信息電子化之后,患者每一次的就醫過程都被記錄和保存下來,這樣逐漸累積起來,就形成了一份完整的健康信息資源。

  隨著信息化程度的節節攀升,醫院帶給患者的驚喜越來越多:現在的病歷都是打印出來的,病歷上的字跡不再像“天書”了;護士甚至可以到病人床旁來收費,病人不用管那些復雜的手續,不用排隊繳費……記者在盛京醫院的胸外科病房里看到了一臺自動查詢機,陪母親住院的萬小姐正在查詢費用,她熱情地為記者演示了使用過程。“你看,所有已經做完的治療、用過的藥和做過的檢查項目在這上面都有,每個項目花了多少錢也標得很清楚。”萬小姐說,這讓看病過程變得很明白。

  與患者一樣,醫務人員也收獲著信息化帶來的新鮮體驗。

  在盛京醫院,“無線查房”已經成為病房里一道獨特的景觀。該院醫務部主任劉學勇介紹,醫生查房時使用的筆記本電腦里記錄著每一個患者完整的病歷、醫囑、檢查、化驗以及護理信息等,醫生在查房過程中可以隨時調閱,便于準確地下醫囑。而且,電腦還能錄制查房者的聲音資料,這讓查房內容有據可查,年輕醫生也可以通過收聽查房錄音的方式提高自己的水平。

  隨著海量的患者診療信息得到存儲,這些可查詢、可研究的資料對研究人員和年輕醫生來說,變得極有價值。記者在心內科醫生辦公室見到了醫學生小王。他說,電子病歷里完整的病人信息給他寫論文提供了很多有用的數據。

  對護士來說,掌上電腦的使用,使得許多床旁處置工作和填寫護理文書的過程幾乎同時完成。王微說,以前繪制一個體溫單大約需要3分鐘,一個病區80個病人,計算下來就是240分鐘。而現在,記錄病人體溫信息和生成體溫單之間基本沒有時間間隔,省出的這些時間,護士們可以進到病房里為患者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務。

  醫療質量控制電子化 

  甲流流行期間,只要在盛京醫院的電子病歷系統里輸入體溫范圍進行查詢,就能馬上“嗅”出高熱住院患者的存在。通過體溫篩查每一位住院患者的情況,可以及時隔離出疑似病例。病人一旦出現異常,醫院也能馬上采取相應的治療控制措施。

  “醫院信息化可以使醫療安全管理水平大大提升。”盛京醫院醫務科副主任張曉綱說,“危重患者的發現和管理,是確保醫療安全的一個重點。現在,通過電子病歷系統,我們能夠很快地發現危重患者,及時干預,最大限度地保障病人安全。”

  為了準確獲得需要重點監控的病人信息,并摸清他們的高危原因,盛京醫院利用電子病歷信息平臺,對患者進行危重評分。張曉綱說,事先醫院會對一些客觀的生理、生化指標賦予分值,比如收縮壓是120毫米汞柱和170毫米汞柱,分值就會不同。通過患者的實際指標,算出得分,計算機就能準確地按照病人的危重程度進行排序,從“綁定”著的病歷信息里,患者的危重原因也能清楚地顯示出來。張曉綱說,醫務科每天都會查看全院病人評分情況,并給醫務人員發出預警。

  對危重癥病人的搶救,時間就是生命。因此在醫生電子病歷界面上,還專門設有重癥搶救上報按鈕,方便醫務人員發現情況即刻上報。張曉綱說:“根據上報,醫務科可以對每一名重患的搶救治療進行質量控制,如果有需要,還能及時抽調需要的專家參與搶救,這能有效提高對危重病人的搶救成功率。”

  盛京醫院的醫輔科室信息化也為提升服務質量打下基礎。

  手術申請單電子化后,麻醉科、病理科醫生還能根據自已的權限,提前查看所要處置的病人的病歷信息,這讓他們能在術前做更充足的準備,并有效減少醫療差錯。

  對輸血科而言,最主要的管理內容就是規范管理臨床醫生的輸血申請。盛京醫院輸血科副主任王秋實說,輸血申請單電子化后,填寫格式、內容都不能更改,填寫完成后,電腦會自動審核,填寫錯誤、輸血指征不符的單據不能送到輸血科來。王秋實說,電子化后,臨床醫生的輸血申請單合格率已經從之前的60%上升到90%,同時也保證了合理用血,明顯降低了輸血差錯。

  另外,臨床上麻醉藥品的監管,在信息化時代變得簡便易行。

  “對其他醫生用藥合理性的監測可以通過醫囑來完成,但麻醉用藥沒有醫囑記錄,麻醉記錄單也由麻醉醫生自己填,藥品用沒用、怎么用的,很難有一個客觀真實的數據來反映。”張曉綱說,現在,把麻醉記錄單和麻醉機“連起來”,形成一份電子化的“麻醉醫囑”,就能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他介紹,每次麻醉實施后,麻醉機里都會留下一份麻醉過程中的患者監測和麻醉用藥數據記錄,用藥品種、藥量、時間都不可更改。把它利用起來,就自動形成了一份真實可靠的麻醉記錄,為監管提供了評價依據。

  幫管理者“精打細算” 

  “與1998年剛開始搞網絡時比,我們醫院的規模已經擴大了3倍。”郭啟勇說,近5年來,盛京醫院醫生的工作量至少翻了兩番,員工數量多了1倍,經濟指標每年上漲25%,而管理人員只增加了10%。他說,醫院發展到目前這個水平,離開信息化很難做到精細化管理。

  人員增加,工作量增加,如何調動醫務人員積極性,應該說是管理的重點和難點。信息化在醫院工作的績效考評上成了不可或缺的助手。在該院,職工每月的工資與津貼發放都由醫院通過辦公自動化系統完成,職工得到的每一分錢都可以在網上自主查詢,一目了然。

  從2005年開始,盛京醫院實行護理垂直管理,全院護士的績效津貼統一由護理部發放。該院護理部主任范玲介紹,醫院研制了護理工作量統計軟件,將不同的護理工作、132項操作項目賦予相應的分值,作為護理工作量統計的依據。例如,特級護理14分、肌肉注射0.2分、靜脈采血0.2分等。然后再通過系統,查詢出任意時間段內各個護理單元的工作內容及工作量,最后使用護理工作量統計軟件換算成績效。范玲說,在以前護士手工統計數據的時期,精細地統計工作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現在用客觀的數據統計來說話,可以做到公平、公正。

  物品管理也是醫院管理的重頭戲。在盛京醫院,對藥品和試劑的管理精確到“每一瓶”,該院檢驗科副主任秦曉松介紹,庫存的試劑數量如果不夠了,計算機會提前發出預警,在試劑有效期到達前的20天,電腦也會報警,有效保證質量。“現在我們庫房的試劑超過1000種,管理上有條不紊,還能為醫院節約不少資金,這在以前是很難想象的。”秦曉松說。

  最時髦的“物聯網”,在盛京醫院已經有了雛形。醫院內最大宗的消耗品——藥品、試劑,可以通過射頻識別等信息傳感設備與計算機網絡連接起來,實現智能化識別和管理。“通過物聯網,儲存在冰箱里的試劑、藥品可以控制在正常的溫度范圍內,以保證質量。”張曉綱說。

  郭啟勇向記者演示了該院的醫療數據查詢分析系統。輸入院長權限后進入,系統可以實時統計出截止到當時的所有醫療信息,包括當天的出入院人數、重癥搶救情況等信息。一層層深入“挖掘”,還可以看到某個醫生當天開出了多少藥。“信息的占有量決定頭腦的敏銳度和思維的全面性。對醫院的信息隨時查詢和掌握,對醫院發生的所有變化了如指掌,才能幫助我作出最有利于醫院發展的決策。”郭啟勇說。  

  對話院長郭啟勇——

  這是醫院發展必由之路

  記者:醫院為什么要在信息化方面進行這樣巨大的投入?

  郭啟勇:表面上看,信息化是“物化”的技術手段,但它設計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都是患者。信息化大幅度提升了醫院的服務能力,醫務人員在單位時間能夠提供更多的服務,這意味著能使更多的患者享受到大醫院的優質服務,有助于緩解看病難的問題。信息化能幫助醫院提高管理水平,可以有效降低服務成本,控制患者的醫療費用。而這些方面,正體現了公立醫院的公益性,是公立醫院改革的最重要評價指標。我們理解,這是醫院走向未來的必由之路。

  記者:在醫院信息化過程中,最重要的推動力來自哪里?

  郭啟勇:除了資金投入之外,醫院信息化最重要的推動力來自醫生、護士和管理人員的支持和參與。在設計醫療模塊時,醫院應充分聽取醫療管理部門和一線醫護人員的意見,選取普遍性的意見實現網絡化操作。在盛京醫院,信息化已成為臨床、科研、管理工作的有力幫手,由此激發了員工在信息化建設中的創造性。現在,越來越多的醫護人員和管理者會在工作中發現問題,并提出建議,反饋給醫院,推動了信息化建設的不斷發展。

  記者:安全問題是醫院信息化應用中最大的隱憂。為保證系統安全,醫院做了哪些工作?

  郭啟勇:保護患者隱私、保護患者合法權益,是醫院信息化建設過程中最優先考慮的問題。電子簽名可以對病歷內容加密,保證其真實可靠。而電子簽名是經過第三方數字認證的。同時,醫院內部網絡系統實行權限管理。這些措施有助于解除公眾對醫院信息化的隱憂。

  保障網絡安全是另一大課題。除使用內網專用的殺毒軟件外,醫院還將內網與互聯網分開,通過將電腦的IP地址和網卡地址綁定等方式,嚴格控制醫務人員將工作用途的電腦連接互聯網。為應對突發網絡事件,醫院還有預案。這樣就可以保證醫院不因網絡“停擺”而陷入混亂,使患者安全得到保障。 


微信公眾號
辽宁11选5多期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