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動態
許鐘麟:沒有創新,就沒有真正的趕超
2008-12-27 15:40:32

許鐘麟:沒有創新,就沒有真正的趕超

 

 2006年02月24日    

中國建筑科學研究院空氣調節研究所的許鐘麟研究員一直從事空氣潔凈技術和工程的研究,主持過幾十項工程設計方案及論證,驗收鑒定了數千家潔凈廠房和空氣污染控制工程,為研制成空氣凈化技術成套設備服務于三線建設和高、精、尖產品做出貢獻。他建立的一系列理論概念和計算方法,開創了我國有自己特色的空氣潔凈技術原理體系。1983年即形成專著問世。他在讀本科時學的是暖通,研究生時對半導體應用進行了研究。工作3年后,在1965年他被任命為凈化研究室(大組)的副主任,搞空氣凈化。對于空氣凈化的研究國外開始于20世紀50年代中期,我國則開始于60年代初。在當時,對于許鐘麟等人來說,無論是高效過濾器,還是潔凈度級別、潔凈室,幾乎是不了解的。美國聯邦標準209就成為我國在空氣潔凈上的準繩。

  許鐘麟研究員在主編《空氣潔凈技術措施》和學習外國的時候,遇到了許多不得其所以然的要領問題。例如,美國高效過濾器的定義是用對0.3微米微粒的過濾效率來確定的,但潔凈度級別又用≥0.5微米微粒數來衡量,因此在潔凈室計算中就不好辦,而文獻上計算仍用0.3微米的效率,則顯然有出入。為什么會這樣?原來外國沒有這兩種粒徑關系的換算公式。又如外國文獻上計算例子都是用各地具體的大氣塵濃度,可我國這么大,大氣塵濃度差別太大,那里去搞這么多的數據?就是有了測定數據,有代表性嗎?敢用在計算中嗎?為什么外國的文獻也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原來外國文獻中尚未揭示大氣塵濃度和潔凈室潔凈度的普遍規律,所以只能用具體數據,沒有時就假定一個。再如美國標準規定層流室內截面風速不小于0.45米/秒,當時這是金科玉律,誰也不敢、不愿提出懷疑。那么一個10平方米的小層流室,起碼要用18000立方米/小時的風量,建造費和運行費都很大。這就使得這種特別潔凈、對提高成品率特別有用的層流潔凈室在國內難以推廣。

  這些“為什么”在許鐘麟研究員的腦海中有上百個,為什么國外對這些問題尚無答案。他發現那是因為屬于潔凈室靜態、動態的基本規律尚未被揭示,一些概念尚未連成一片原理,所以才出現潔凈室在國外被分為亂流和層流兩種,而其間無法聯系,亂流潔凈室可以計算,層流就無法計算,是截然分開的兩種形式。

  許鐘麟研究員不認為外國人找不到答案,我們也一定找不到。通過實驗,他找到了0.3微米和≥0.5微米之間的經驗關系式,即找到了用高效過濾器0.3微米的效率去計算潔凈室≥0.5微米潔凈度的方法。找到了大氣塵濃度在106粒/升以下變化,對室內潔凈度幾乎無影響的規律,所以就定為潔凈室的室外設計濃度,從而保證了對生產有極端重要作用的潔凈室的計算有最高保證率而不受地區影響;無需測到每個地點的大氣塵濃度,從而首次給我國大氣塵濃度劃分了3個等級,同時指出潔凈室不必非追求室外環境如何好,不必非在邊遠山區,從而打消了當時建潔凈工廠的顧慮。

 

 


微信公眾號
辽宁11选5多期票